首页

在前段时间飞到了这块区域里的怪鸟,将那块丘陵地区当成了自己的狩猎场。 不过随后因为杀人案件而介入进来的人族部队,却是大大妨碍了它的狩猎。 从那些副武装的士兵身上,怪鸟感受到了威胁。 所以在那段时间里,它基本只会挑落单的目标下手。 但等到后来,人族士兵基本就是五个一起抱团行动,让它根本没了下手的机会。…

Read more

宋知问一下子跌坐回椅子里。 “大哥?你怎么了?” 坐在他身边的宋知晦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去扶着他,可这一动,才发现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 连宋知节也皱着眉头道:“怎么回事?你们——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 他想要抬手,却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。 黎不伤立刻感觉到情况不对,皱着眉头道:“你们怎么了?” 宋知问…

Read more

在那葛叶逃走之后,白石这才赶紧跑到了林昊身边。 “天尊!” “天尊!” 叫了两声,白石赶紧去查看林昊的伤势。 只见林昊的胸口有着两个偌大的黑色掌印,这掌印骇然正是被那葛叶的“鬼爪”所击伤,而林昊也因为“灵力耗尽”昏死过去。 看到林昊这般模样,葛叶赶紧掏出两粒丹药塞进林昊嘴里。 过了十几秒,林昊终于缓…

Read more

清军是在午夜时分得知明军的确切动向的,然后大军迅速汇集,朝着他们以为的明军主力的方向追击了过去。等到天空露出鱼肚白,他们终于追上了明军。一番不算激烈的厮杀下来,明军瞬间溃散。八百匹马四散开来,沿着荒野、林间到处逃散。 而清军在此时才知道这八百匹马上仅有少量骑卒,但此刻除了继续追击,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…

Read more

“啊? 瘟神哥哥,你的脑子里居然还能住人呀?” 就在这时,巧儿竟没忍住惊呼了一声,打断了苏昊的话。 虽然她并没听懂苏昊说的帝者是个啥,但她却是十分好奇,脑子里能住人么? “我的脑子里不但能住人,而且还有一座十分漂亮的房子。” 苏昊笑道。 “那你可不可以带我进去看看?” 巧儿倍感好奇,同时也是十分地感…

Read more

起源天地。 赵凡身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袍,降临在混元府了。 “老三,你可算来了,等你半天了。”剑鸣至尊放下手中酒杯,笑着上前,将手搭在赵凡肩膀上。 “婆娑姐呢?你们急着叫我来什么事。”赵凡开口问道。 “行了,在我面前就别装了,这个时间喊你来,你不可能猜不到。”剑鸣至尊目光忽然浮起敬畏之色,说道:“混元大…

Read more

黑血城古堡,黑刹螺王所在的的宫殿。 这是一座由黑刹螺王的甲壳,蚕蜕建造而成的古堡。 韩非能够感到来自这里的重力,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阵纹。 海妖可能更喜欢自己的本体状态多一点,所在在家的时候,黑刹螺王展示出来的就是一只巨螺的形象,如同一座小山一样。 螺魂和鱼天爱俩人,伫立在巨大的黑螺下首。 只听黑刹螺王…

Read more

祝煊看着被压倒在地,仍旧骂不停口的闻夜,猛地抽出腰间的宝剑,对准了他:“既然你不识抬举,那今天,就杀你祭旗!” 说着,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。 手中的剑,闪烁着寒光,几乎已经刺入了闻夜的眼睛。 可是,闻夜毫无惧色,只咬着牙,狠狠说道:“祝煊,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成事吗?我告诉你,你做梦!” “……” “像…

Read more

时间悠然而逝,转瞬过去了小半年。 一开始的十来天,苏昊按照约定,让叶凡跟庞博两人跟家人团聚,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便送他们去了北斗。 至于叶凡跟庞博是自愿的,还是被自愿的,苏昊一点都不关心。 反正人已经送过去了。 送走了叶凡跟庞博之后,苏昊也带着熊孩子们去了北斗,大戏拉开帷幕之处,当然要过去看戏了。 “…

Read more

噼啪啪!—— 轰隆隆!—— 三色劫雷秉承天地意志,浩荡无垠,恐怖的威压镇压而下,直接便让周围的那些青年才俊匍匐在地,连头都难以抬起。即使是如姜清歌和牧轻尘之流,亦是只能低头跪拜,根本无法与之对抗。 天威遑遑,他们纵是天才,又岂能与天地意志相抗? 天雷滚滚,三色劫雷镇压而下,狠狠地劈在凌峰的纹耀之上。…

Read more

10/41